• <source id="g2eii"></source>
  •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親歷阿根廷馬球公開賽

    2022-5-17 15:37|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6年2月刊

    摘要: 2015年12月12日,周六下午四點,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久負盛名的Palermo 球 場, 座無虛席,再過半個小時, 第 122 屆 阿 根廷馬球公開賽就將如期舉行。馬球是一項很神奇的運動(英文喚作 Polo,或源于藏語 Pulu ...


    2015年12月12日,周六下午四點,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久負盛名的Palermo 球 場, 座無虛席,再過半個小時, 第 122 屆 阿 根廷馬球公開賽就將如期舉行。

    馬球是一項很神奇的運動(英文喚作 Polo,或源于藏語 Pulu 的音譯,意即“球”),勇士們騎在馬上,縱馬揮桿,征服空間,體驗擊球入門的快感。這項運動貴在人與馬融為一體的完美配合,人和馬這個千斤之軀的動物共同演繹著和諧的交響曲,給觀看者帶來激情的享受。這就是馬球。

    古代馬球如果要追根溯源,多少跟中國也有些關系,至少從漢代起就有相關記錄,曹植《名都篇》中有“連騎擊鞠壤,巧捷惟萬端”的詩句來描寫當時打馬球的情形,后來馬球在唐代風靡一時,成為帝王和貴族階層健身強體的體育運動。一千多年以后的現代馬球始于印度 Cachar 地區首府 Silchar,并于此后在歐洲,美國等地快速發展成貴族運動。遠隔重洋的南美洲未開墾的處女地 - 阿根廷,已經從 1893 年開始了阿根廷馬球公開賽,并一直傳承至今,除了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和 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停賽外,其余每年都正常舉行,到今天整整 122 年的歷史。

    簡單的開幕式后,真正的主角,決賽的兩只隊伍 La Dolfina(Adolfo Cambiaso 10 級 , David Stirling 10 級 , Pablo Mac Donough 10 級 Juan Martín Nero 10 級,球隊總共 40 級) 和 Ellerstina(Pablo Pieres 10 級 , Nicolás Pieres 9 級 , Gonzalo Pieres 10 級, Facundo Pieres 10 級,球隊總共 39級)上場列隊,接受全場觀眾的歡呼和崇拜。對熟悉馬球的觀眾來說,場上的 8 位球員,每一個名字都如雷貫耳,每一匹戰馬都像小白龍般珍貴。除了隊伍和球員名字顯示在大屏幕和記分牌上以外,每位球員的坐騎名字也有列明,細致入微,也是對馬球這項運動的重要載體——馬球馬的一種鼓勵和表彰。大戰在即,兩隊的支持者各踞一邊,搖旗吶喊。大部分到場觀眾沒有表示明顯的立場,只享受比賽就好。一大部分觀眾是馬球專業或業余選手,或是跟馬球產業密切相關的人士,來到這里頂禮膜拜這個行業的佼佼者們的年度較量。市中心七個足球場那么大的優質馬球場,只在這里有。一切就緒,整個現場的架勢儼然是全球矚目的足球世界杯的氛圍和節奏。

    裁判一吹響決賽的號角,每位球員的坐騎就像離弦的箭,在每一個或微妙或粗獷的動作駕馭下,展現自己經年累月的訓練成果,技藝爐火純青,實在令人驚嘆不已。觀眾的目光游離在球員與馬的配合之處,還有對陣雙方的你爭我奪之間。妙在人在馬上的各種駕輕就熟,猶如全球最頂級的足球運動員們在奉獻一場世紀博弈。而馬背上的每一位都是全能的,他們既是善于攻城略地的“C羅”,又是中前場組織的核心“梅西”,還是后衛線牢固的堅盾。加上聰慧的馬兒們在全力“跑腿”,整個場地都充滿了力量和靈氣。

    公開賽的賽制是每場 8 節比賽,每節 7 分鐘,決賽亦如是。 前 4 個 Chukker 的 比 分 分 別 是 2-2, 5-2, 7-3, 8-4,半程結束時,由目前世界馬球第一人,殿堂級球星Cambiaso Adolfo 領銜的 La Dolfina 以 8 比 4 遙遙領先Ellerstina, 在實力比較接近的高水平比賽中,這樣的比分已經讓很多球迷唏噓了,天空也時不時飄著細雨,似乎觀眾們失去了腎上腺素飆升的機會。盡管如此,上半場有些場景還是值得銘記,例如 Cambiaso 面對兩人夾擊時,沉著自如,孤身一人高速前進,不斷通過空中擊球逼近對方球門,并凌空抽射將球打進,中間過程球始終由他在空中控制,并未沾到地面,一氣呵成,球場涌現無數驚嘆號。第 5 節比分 9-6,第 6 節比分 11-7,并未有驚喜。第 7 節開始,Ellerstina 的男子漢們突然被敲醒了似得,開始大舉反攻,搶截兇猛,傳球精準,進攻流暢,真正的精彩被期盼到現在才上演。兩邊的拉鋸戰已經不可控制,你來我往,只覺得馬匹在你眼前呼嘯而過,一眨眼的功夫又忽閃而去,只聽得陣陣鐵蹄聲響徹城市的天空。一個恍惚就讓人回到一千多年前的盛唐宮廷,只是那畫面鏗鏘有力而柔美華貴:十幾位身著薄紗華服的貴婦如男子般自信傲嬌地馳騁在金碧輝煌的宮廷馬場,足登黑靴 , 頭戴幞頭 , 手持偃月形球杖,驍勇異常,隨著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和飄逸的長袖裙擺,一副精致美麗的馬球擊鞠圖就此展開,恍若仙女們在競逐明珠……作為中國人,在如此盛名的百年賽事的當下有此聯想是可以理解的,這個運動曾經的輝煌在東方,如今我們在沒落了一千年后才長出細嫩的萌芽,而西方的土壤和文化卻銜接和承載了這項運動更多的精華,已長成參天大樹,我們此時在樹下乘涼時不禁感慨萬千。

    拉回思緒,第 7 節比分 12-10,決賽已經來到最后一節,雨停了,天放亮了一些,仿佛天公也想擦亮眼睛細細品味最后的 7 分鐘。Ellerstina 奮勇非凡,開場就追回了一球,而且入球精妙無比,惹得各位看客眼睛放光,嘴巴也合不起來。比賽來到 4 分多鐘,La Dolfina 以 12比 11 領先。眼看 Ellerstina 即將迎來第一次扳平比分的機會,關鍵時刻裁判判罰了一個有爭議的 30 碼點球給 La Dolfina,由隊內主力前鋒 Cambiaso 主罰,球輕松入門的一刻,觀眾席上群情激奮,各種吶喊尖叫,五味雜陳。最后三分鐘鹿死誰手真的還有懸念嗎?一眨眼功夫 Ellerstina也獲得了一個 60 碼的點球,全場屏息盯著小白球的走向,結果是:沒 - 有 - 進?墒 Ellerstina 馬上搶到球后策劃了一次驚為天人的進攻并完美進球。13:12, 還有 最 后 一 分 鐘, 又 是 Ellerstina 風 馳 電掣般搶到球想在最后幾十秒扳平比分,就是那關鍵的最后一擊稍稍偏離球門,徹底粉碎了扳平的希望,無力回天的落寞英雄隨著終場哨響停下奔馳的腳步。就此,La Dolfina 又連續三年奪得阿根廷馬球公開賽的桂冠。體育賽事總是那么驚人的相似,馬球場上的懸而未決可以像足球場上的巔峰對決那般把人折磨地捶胸頓足。結局不可改變,冠軍只有一個,人們心中的英雄卻各有千秋,抱著欣賞美的中立態度來品味這場比賽或許會更美好些。

    遼闊的潘帕斯草原,除了蘊育足球和探戈的不朽魅力外,還是全球馬球愛好者趨之若鶩的寶地,馬球運動也是阿根廷人引以為傲的寶貴文化。在這里,馬球是全民運動,是生活方式,同時也是一整套嚴密的產業。以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為中心,向外輻射的廣袤無邊的農牧區里,分布著成百上千的馬球農場。馬球馬的繁殖和培育,馬球選手的層出不窮,馬球場地的多源,賽事的頻繁,馬具球具生產等等,讓你驚嘆這個巨大的產業鏈是怎樣成就阿根廷馬球獨一無二的霸主地位。放松一下,邀上三五好友,身騎駿馬,漫步在細砂小徑,兩邊是雄壯的尤加利樹和高挺的白楊,樹后是若隱若現的棟棟鄉間別墅,遠處隱藏著好幾個平整翠綠的馬球場,馬兒們悠閑地在牧區吃草,還有小湖和花園點綴在莊園內,鄉野騎乘卻也像是在小小地球村閑庭信步,每天早晨被枝頭的鳥兒吵醒,陽光不可阻擋地沖進玻璃窗喚醒你運動的細胞,偶爾在花叢邊還看到忙碌的蜂鳥……就是這樣成百上千的馬球農場吸引著全球的馬球愛好者,打球,度假,交流……也推動著阿根廷馬球產業的不斷向前。

    如果你也向往與馬為伍的日子,我們相約明年 Palermo球場見。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异地老公见面做很久是不是出轨了
  • <source id="g2eii"></source>